易筋经
易筋经官网:首页 > 易筋经_少林易筋经_达摩易筋经_易筋经口诀_易筋经教学_易筋经心法_易筋经培训_易筋经入门_易筋经十二式

正宗形意拳内功气沉丹田之修炼!

 

正宗形意拳内功气沉丹田之修炼!
真正知道气如何沉、神如何凝的人却极少!

学武之人,都听说过“气沉丹田”的要求;道门修士,皆知道“昔日圣师传口诀,只要凝神入穴”的提法。但真正知道气如何沉、神如何凝的人却极少,正应了那句古话,“人莫不饮食,鲜能知味焉!”形意拳气沉丹田之修炼!

君不见,有人死死用意固守小腹,有人搞人为的“腹式呼吸”,有人闭目内视脐内,有人存想丹田有一火球,都认为如此这般,气便贯入丹田了。可结果如何,“把肚子守大了,还每每得上遗精症”(南怀瑾先生语)。

其实,常人之“气”浮而不沉,都聚在心窝处,也就是太极拳所说的“气壅胸际”。因七情六欲、辛勤劳作之故,此气滞而不通,郁结在胸中,常常自觉胸闷,俗语所说的“心里堵了个大疙瘩”,即是此种心气上浮之症状的表象说法。古人则从雅的一面说胸中有“块垒”难消。可是学人昧于此理,本来“心里的事”就已太多,却又加上这些“目视丹田”、“腹式呼吸”等等的劳什子,忙于固守,如《楞严经》所说:“撮心而守,悬在一处”,心火不但不能下降以温肾水,反而更进一步地郁结了,所以虚火上炎、口舌生疮、口干舌燥、欲火上升,甚或吐血发狂,这一类的偏差就会屡见不鲜了。

那么,当如何操作?很简单,静其身如山岳,澄其心如秋水,胸中之气自然如水中浊物沉淀一样,渐渐下沉至丹田了。此时不是单纯的意念,而是有其物质基础的,学人自觉有物沛然下降至丹田,有如温水一般,绛宫(胸际)空空洞洞,虚灵开阔,丹田(小腹部)充实温暖,尤以两肾处为甚,丹经称之为“两肾汤煎”。即两肾如在开水中煎煮一样。功力再深,则此“温水”会逐层下渗,到双足心,直至入地三尺,以至于更远。此是致虚守静、纯任自然的大法,非小法小术可比,其关键是身体要端正放松,心理要空无一念。若不相信,可试看一下主流经典的论述:《老子》曰:“虚其心,实其腹”;《仙学真诠·守乾之诀》云:“凝神入坤脐者,作丹之初,只是凝神,则气自返归身中,久之自然沉入肾府。犹夫水,澄之既久,而其浊者自沉,非执著坤脐而守之也……所谓凝神者,盖息念而返神于心耳,神返于心,而不外驰,则气返于身,渐渐沉入气穴去矣。”南怀瑾大师《习禅录影》曰:“心头一空,气自下沉。”大成拳大师王选杰在《大成拳实作绝技》中说:“腹部充实是由于胸部放松自然形成的,故虚胸与实腹两者密不可分。”

习武道者,至此地步,自觉整个人如半瓶子水,无论怎样动,身体里的“温水”都会作出自动的、恰如其分的“动荡”来调整重心,保持平衡,有如不倒翁。《少林拳谱》有言:“气沉丹田,则强如不倒之翁,虽有大力推挽,亦不为之所动。”不仅如此,肉体上的平衡也会巩固,促进心理上的平衡,此时其人特别“沉着”,特别“沉得住气”,一切可喜、可怒、可怕的外界刺激,均不足以动其心,而沉稳不乱,“以不变应万变”。其人“心放在肚子里”,常处泰然自若之境,而不会“提心吊胆”地“把心提到嗓子眼”去面对可怕之事,也不会“(心)气一下子直冲顶梁门”、“气堵脖梗子”的去应对可怒之事。谦谦君子,休休有容,真正使心态如水一样平和。

另外用于技击,人一动手,便觉有物从脚心飞速上旋,经腿、腰、背心、臂而至于指梢,如同子弹在枪膛里旋转一样,将敌人击出丈外。此时手部的力,就不是仅仅上半身的力了,而是全身之力汇于一指,少林拳派谓之“掌心力从足心印,一指霹雳万人惊”,意拳谓之“整体力或“整劲”,其实是一个意思。

习丹道者,心气沉至双足心,则“真人之心呼吸以踵”,自觉有一线吸力从足心、丹田发出,将舌尖向上向后吸,与悬雍垂(即小舌)相接,启动先天胎息,关闭后天凡息、身中真气,降则经任脉下注地心;升则经督脉上冲至百会,至天心;开则大包天地,合则细入无间,人体小宇宙与大宇宙初合,古人所谓“上下与天地同流”、“借天地灵父圣母之气,化后天凡父凡母之身”的术语,都是对此境界的描述。

修练传统拳术攻防之道谁都知道:“气沉丹田德润身”的口诀。也都知道“养气忘言守,降心为不为”的道理。即气沉丹田的炼精化气,是积累内气,以成内劲功夫。然后炼气化神,以使内劲具备“神以知来,智以藏往”的功能。这样,内气、外形匹配合一,可有柔化刚发,以柔用刚的技术方法,实施于较技攻防中。这是一般的修练常识。

然而为什么有的修练传统拳术攻防之道的人,内功功法很好,内劲修练的也很精纯,但一动手较技就出现气浮的气喘嘘嘘的现象,甚者喘满不止呢?这是为什么呢?是什么原因造成的?

原来,是不知道运用内气的方法造成的。也就是说,“气沉丹田”的精义,分为练、用之法式,练功时能够气沉丹田炼精化气,积累内气,形成内劲。然在较技时内气分为两种而使用,一部分内气在周身运行,与外形匹配而成攻防拳势之用。一部分就存留在小腹丹田中而不向它处转移。而存留在小腹丹田中的内气,功夫好者可成球状景象存在,不管攻防较技多么激烈紧张,丹田中存留着内气,则不会产生喘满的。这一点也不影响其另一部分内气在周身运行以成攻防拳势的。而存留的这部分内气又可使自身松沉稳健,步步生根而又动变轻灵敏捷。我这样说,可能有些习拳者认为是我自己的杜撰,诚心的讲,确实是我在练、用功夫中切身体验到的。经过多年实践的证验,确实在激烈的较技攻防过程中不出现喘气嘘嘘的现象。而显气定神闲之态。歌诀如下:紧闭牙关口莫开,口开气泄力何来。须分存气常充腹,贯通筋骨壮形骸。

翻复回旋身碾动,杀手休将气放怀。终朝习练常如是,体坚胜似铁钢胎。

歌诀中的“须分存气常充腹,贯通筋骨壮形骸”这句话,将此问题阐述的极为清楚了。如果换一种非歌诀体的句式,这句话写成:须分“存气常充腹,贯通筋骨壮形骸”。这样就会很明显的看出来内气的运用之要妙,分为“存气常充腹”和“贯气通筋骨壮形骸”两种使用现象及方法。而两种使用内气的方法及现象又同时存在身中。贯气通筋骨壮形骸的方法,表明一撒通身皆是手的功效。而存气常充腹的方法,表明神回身中气自固的功效。

神回身中气自固,此身中就是指少腹丹田而言的。古拳论云:“岂知神以气会,精以神聚,欲求精聚神会,非聚气不能也。聚气之法,惟将谷道一撮,玉茎一收,使在下之气,尽提于上而不下走;采天地之气尽力一收,使在上之气,尽归于下而不上散。下上凝合,团聚中宫,则气聚而精凝,精凝而神会,自然由内达外,无处不坚硬矣”。录自《聚精会神气力渊源论》。此论中的“中宫”,就是少腹丹田,故知“身中”就是身内之中宫的简说了。明言是丹田气海了。

而唐顺之在《观峨嵋道人拳歌》中说:“鼻息无声神内守”。就是说峨嵋道人打拳时,由始致终总是气沉丹田的,及神内守。此内守二字,内,指丹田。是针对:外,指外形而言的。守,指内气在此静定而不它移游走。神内守三字,说的就是“存气常充腹”的这部分内气。为何峨嵋道人打拳时运动异常激烈。而骤然停止收式,不生喘满而鼻息无声,神闲气定呢?就是因为“存气常充腹”的“神内守”的缘故。也就是不生喘满的直接原因吧!但是,什么现象可致喘满呢?即生出气满嘘嘘的现象呢?其实,在“气法指要”的歌诀中,前贤已经清楚的指明了。

就是“杀手休将气放怀”。杀手,就是攻击之手,气放怀,就是沉在丹田充少腹的这部分内气,莫升起放在胸中,其整句话的意思就是:“在发放人的瞬间,莫将沉在丹田中的内气放入胸中来”。如果沉入丹田的内气因发放人时而升浮到胸中来,内气无根而浮,则必生喘满而气喘嘘嘘了。这就是为什么动手较技,因为有沉气丹田内守功夫者,不生气喘之症;虽有沉气丹田不能内守者,必生气喘之症。而关键又在杀手的发放人之瞬间,最容易发生“气放怀”的现象。这是不得“神内守”之运用内气这一功法者最容易出现的病拳现象。

俗话说:“把心放在肚子里,着的哪门子急呢”?此说中的把心放在肚子里,就是心气沉丹田的意思。所谓“虚胸实少腹”,就是这个气沉丹田的方法。一般练内功者很容易做到,习拳者在练功时,自己也很容易做到。故不会出现气喘的现象。一但与人较技,攻防动变起来,忘了气沉丹田,内气不由自主的升浮到胸中来,则必生气喘症状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前人提出了“以呼为补”的技术方法,从根本上解决了“杀手气入怀”病拳之症。因一般的习拳着没能很好的掌握这个“以呼为补”的发劲放人的技术方法。故没有这一运用内气的技术、技巧、功夫,在较技时不能气固丹田而升浮入胸中,造成气喘,这也是在所难免的。下面具体介绍“以呼为补”的发劲放人的固气之法。讲清其道理,以备习拳者参考。

当练习拳术已能气沉丹田了。就要配合攻防招式练习“放劲发人固气之法”了,又名“练力法”,又名“吐气开声贯气法”。不管名称如何不同,练功方法是一致的,步骤是相同的。

骑马开弓式练法:骑马步,就是疾步站式,如同形意拳门的三体式站架。开弓式,就是直拳,或用掌。两手要一收一发。意似开弓。这样形成了直步冲拳的打法,顺步法,拗步法都可以。练时有进步法,退步法;进中退,退中进;或半步打法,都是良好的手足配合的打法。由于是以“贯气固气为主”。故练习时外形轻静自然,只求姿势动作准确,内气适时到位的感觉,不求击打放人的效果。这样才能达到“贯气固气”的效果。才属于正确的练法。

练功要点:即直步冲拳式练习,进步和冲拳到位之瞬间,吐气开声,胃上脘内有内气直下沉入丹田中,此为“气贯丹田法”。此法练习20多天,自觉气贯丹田充足,内气下贯丹田自然而然。就要在此基础上继续练习上贯和下贯的功法,以求周身贯气圆满,而又“丹田固气”和“贯气通筋骨壮形骸”同时存在,同时运作,达到“杀手休将丹田之气放入怀”的“固气功夫”,至此,也就在较技中不会产生气喘之症状了。

上贯法:当打直步冲拳的吐气开声,胃脘内的内气下贯丹田中的同时,丹田中之内气由腰中命门而出上贯百会,乃从腰脊、胸脊、脊椎整面而上,只有脊椎一线之内气经颈脊达百会贯顶。其它则在夹脊部位分成两股,入于肩,流于肘,抵于腕,至十指尖,此气之上贯也。

下贯法:与上贯同时,丹田中之内气由会阴返环跳,沿腿之阳面,降于涌泉,此气之下贯也。

这样,在直步冲拳的贯气法中,内气的运行分为三种线路。一是内气贯丹田,二是上贯,三是下贯。而此三种线路是同时存在的。既达到了“存气常充腹,贯通筋骨壮形骸”的内气之双重效果,又保证了“杀手休将气放怀”的不生喘满之效果,但要知道,练习时只体认贯气的感觉,包括贯气的线路之体认情况。只体认做好吐气开声的贯气法。至于其它,就是全身的松静自然了。即只管吐气之呼,不管吸气,乃是秘诀。

以此吐气开声贯气法,修练百日,固气功夫定矣!再以本门宗技的各种攻防招法依此法而练习,达到每式攻防招法的气道畅通,贯气充足,则丹田气海的内气根固矣。

但具体修练时,尚有“舒、缓、迟、含、活、短、长”的练法之分别。即在吐气开声贯气法的练习过程中,由于阶段不同,所求不同,虽是同一功法,同一拳式,以吐气开声贯气为主,但侧重点不同,故有上述七字之讲究,下面分别阐述清楚。以备习拳者参考运用。

舒,初练吐气开声贯气法,以舒展筋、骨、节为主,达到肌肤骨节,处处开张为目的。故在练习时,要气随心到,心逐气穿,心能普照,气自周全,形体舒展自然。虽说形松静柔和,不要妄用外形的筋劲骨力,全以内气贯通为主要方法。是练柔行气,节奏要放缓慢一些,保证刚落点的前后之柔行气要有蓄势的充分时间,这就是“缓以蓄其劲”的练法。因为,拳法是曲中求直,蓄而后发的。如果蓄劲之势不充分,则内劲之发放必受影响,为求较技时的疾快猛之拳势的运用,故此时要以“缓”练法求得蓄劲势充足为要点,外形静定功夫由此法中得之。只有此缓练法才能出疾快之用。

迟,拳法是以先天之神为体用,方可以向机御变,因变致神明艺境。方具备神化之功的。此先天之神,即内气也。内气要具备“神以知来,智以藏往”的功能,这是其一。但全身体之神,非只一处。各处皆存有神,即各部位本来的良好功能。为发挥自身各部位之神的作用,故:“养神者,外养全体之神以合气”为基本法则。就是各部位之神,即各部位的良好功能作用,要动静变化合内气之动静变化一致,才符合基本要求。为了达到这个气质变化的目的,求得这个功夫效果。故在练习吐气开声贯气法时,要将柔行气和刚落点的全部动作过程的节奏再放缓慢一些,谓之迟。这样,才能使身体内外各部位的良好功能达到步调一致的效果。这须要认真仔细的体认,才能做的到的。这就是“迟则运其神”的练法之精义。然此“迟”而一气流行不断,方法才算正确。如有间断则是错了。失去了“运其神”的功法效果了。此乃“迟”字之精义。所谓:“慢练功夫快打人”之慢练,是指此“迟以运其神”而言的。

含,指吐气开声贯气法的修练不要外形的刚爆,内气呆缓断隔,要和平得中,且存且养且固。内外兼济,具温柔之气,和缓中锐锋,含蓄着攻防招法的灵则通神,玄微入妙,变化莫测之机,转展无穷之势。此正“含以招其妙”的精义,即达到攻防招法的实施,能“变化无形又无穷,不疾而速得真宰”之用。此“含”字法之妙的精义。含则蓄变之用。

活,习拳练艺有了一定法则,规矩的习惯以后,就要求“活”。此“活”字就是有规矩而脱规矩,又不离规矩,乃自成规矩的修练准则及其过程的方法。即各种攻防拳势的有定不定,不定而定的灵活运用的功夫能力。此“活”字首先体现在“心活”上,而“心活”是有凭据的。所以在上面“舒、缓、迟、含”的基础上又提出了以“活”为法则的“吐气开声贯气”练习的方法。这就是“活以猝其式”的精义。这样以“活”为法的练习,是应付突然变化的攻防招法应对自然的功夫。乘机而进,无隙而退,进退攻守变化自如。拳有定势而用时则无定势。然当其用时,而实不失势,故谓之把势。能如此者,皆以“活”字为法而出之。

短,短以应其变,即短打胜长拳之短。动作短小则灵巧,灵巧易入身跌人。时间快亦是短,此乃因动作短小就近而用。故能时间快,发劲动作短小,时间就快,亦谓之短。数项内容之短,就形成了短以应其变的功夫内容。故在练习“吐气开声贯气法”时,亦要专项修练动作短小的攻防招法,不能只是放长击远的单项练习,亦要有贴身靠打的练习,这才是“短”字的精义。

长,此长非长拳之长,而是势如长河之长和劲势发放悠长之长。拳势如长河之长,是因生生不已,源源不断,乃自身气机转换和攻防招法变化的功夫能力之体现。劲势发放悠长,即触之而发的劲势悠长可击人致远,此即“抖搜”劲中的“搜”劲。搜劲的运用必长,其可搜筋索骨的将人跌翻。故能用此“搜劲”者,谓之“长以发其威”。此乃长字练法之精义。

由此看来,同是“吐气开声贯气法”,可练内容极为丰富。但不管所练内容如何,而“贯气丹田”是瞬间不可离的。尚有歌诀证之:“不惊不惧要留神,平其气兮和其心。一声骇得他人动,便是乘机致胜门。”拳法中,惊则气散,惧则气乱,不惊不惧则神留丹田,此正是“存气常充腹”,方能“贯通筋骨壮形骸”以至用。

又有“秘钥”歌诀,论之最明,记之如下:一、一志凝精眼未呆,横斜进退认从来。辨清虚实心能定,识透弯环路不乖。缓急自然难上当,屈伸灵稳莫疑猜。随机应变熟而已,神化无方妙矣哉!

二、先将要诀记分明,手眼身形式在清。大小枢机随运用,高低正复有权衡。

第一首歌诀中的“心能定”,是说外辨清对手之虚实,可避实击虚;自身内则虚胸实腹,才能更好的避实击虚。此两个内容方是“心能定”的全部内容,其秘钥之精义在此。

第二首歌诀中的“有权衡”。其中就含有“存气常实腹”的气沉丹田而守的“定砣”之作用。权衡之器即含“丹田中内气”的。

能以如上所论之法修练“吐气开声贯气法”,则丹田内气坚固,即能“存气常充腹”又能内气“贯通筋骨壮形骸”。有了如此内气运用的技术、技巧、功夫,在较技中也就能够做到“杀手休将气放怀”了。也就不会再生喘满而气喘嘘嘘之症状了。此正拳诀所言:“固灵根而静心者,修道也”。即静心则气下,气下丹田则根固,根固则气不浮妄,乃修练之大道也。今将“气沉丹田”的运用之精义剖解明白,不生喘满的原因分辨清楚,以备习拳者参考用之。但妄用力者,不能达此艺境也
易筋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