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筋经
易筋经官网:首页 > 易筋经_少林易筋经_达摩易筋经_易筋经口诀_易筋经教学_易筋经心法_易筋经培训_易筋经入门_易筋经十二式

形意拳内功教学,正宗形意拳修为!

 


  拳与道同,习拳即参悟道法。余习拳近二十年,心有所悟,自述作文,为辩真去伪,再图寸进。合抱之木,起与毫末。文能得之否。

  拳名形意者盖取天地之象尔。天之形空明广漠,了无一物,其意却有造化不测之能事,孕生万物,瞬间激雷霆万钧。地之形因时而变,山川勾连,花木葱茏,其意有托栽润化万物之能事。取天之形运化拳中,首从体态中正平和安舒始,取地之形则拳变化万端不可方物,虽神鬼不能测矣。人之形随曲就伸,遇力则抗,诚能化天地形意,养气致柔。孕空明而制刚强则能与天下英雄一决雌雄尔。

  天之广漠也无界,人之欲度也无极,故当放骨以极远之所,方可开展筋肉,渐入松柔境地。草木之根埋于土,人之根本悬于顶,立桩练骨既从上至下,所谓如衣浸水而高悬,若雪覆地而渐下,加以时日,骨正直而挺立,力凝聚而下沉,久则足下生根,稳似山岳。

  气在长不在求,贵在养不在努,用在练不在运??,处无所住心处,出无所强求时。是为人也秉天地阴阳之气而生,是故皆有先天之气,然劳形耗神渐与体内浊物混为一态,难分彼此。致气养身,是从草木所生能同。松土壤、给阳光、常灌溉,使其若草木萌芽,日渐有形,遂可参天。是为丹田者气之动者也,动一发而牵全身,行毫厘则顺百穴,诚如气囊风箱,呼吸间气离浊物,自现形状,勾连成象,充沛有江河姿态。

  关关雎鸠,在河之舟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气分阴阳,同声相应。如孤男不偶,寡女难和。是为气者,也复如是,孤阳不长,独阴不消。当先剥离阴阳,而后方可鼓荡气息,使阳长而阴消,或阴生而阳渺。此所以无极分太极之象尔。

  体内热则觉外寒,体内寒则感外燥。本与夏日抱冰,冬天拥炉同。所以冷热寒燥,俱非气感。唯涨与刺疼为真。练拳当明疼加酸减麻不练。疼者气之所示,坚持即是。酸者求之过促,当知过犹不及,稍减是佳。麻者筋脉扭曲,即刻知止。此数百年血泪所书,不可不慎尔。

  夫为气者行搬运之能事尔。胡能使心与意合、意与形合者,专气而使然也。专气而致柔,非专气而致气,何也,盖因气之为用,而非拳与道之根本者也。故一味练气者,体虽柔却不可以用,心虽想却不能达者,为气而气者。练气有成当凝气为功,使其练骨、易筋、进而洗髓,入空明境界尔。

  养气行拳,以松为基。松复以气之为导,此一而二、二而一者也。若鸡生蛋,蛋又生鸡,循环往复,渐入佳境。

  始欲松者大多从桩起,于筋骨疲惫抖动中渐开骨节,使气可行,后行气以催骨梳筋,再求松柔,此为之松。松后求顺者,拧裹是也。即看正是斜、看斜是正,手脚、肩胯、肘膝合而为一者。然后气顺则骨顺、骨顺则筋通、筋通则力达,方可言蓄劲如开弓,发劲如放箭。此一松二顺三通,当实心求证,自知端的,不假仆言。

  持杯掷地,杯碎地损,作用力与反作用力使之然也。投杯入水,杯无损水无伤,水至柔而无可抗。以柔化劲非以手臂持柔拨人来劲。故王崇岳语:“本是舍己从人,都做舍近求远。”盖指此情。松者使己身无反作用力是,身无此力,彼之劲力难加吾身,即为化劲。彼之劲力加与何处,吾以何处发人是为真松,以松柔拨化彼之手足,虽未悖太极手去不空回之要义尔,然离太极暴烈脆冷远矣。本是舍己从人,都做舍近求远真意在此,体悟可知之矣。夫为拳者,生死之术,呼吸在旦夕间,手足一触存亡立判,何能品玩乎?故从致简致易求,方可知“视人如草,打人如走,形若婴孩玩耍,不露拳之痕迹。”为何物。

  道有三宝,天、地、人;人有三宝,精、气、神。练骨易筋洗髓者,炼精、化气、渐入神明尔。负重、远奔肌肉为之疲,肌肉是为练。松肌肉,现骨骼,一动一静骨动而肌肉无使之用强力者,骨为之练。故松者练其骨也。骨坚刚而肉松柔,则内坚刚而外示之以柔,是为外松内紧,棉里藏针,合太极之说。

  “观耄耋能驭众之形快何能为。”当不以肌肉之力为能。孰见老翁举千斤之重,灵如猫鼠乎。
松得其法,可从心意运骨。开合拧裹间内成一线,始可语合力为何物,是为骨顺。骨既顺则筋与经脉顺,催骨松筋力道渐成。然后定筋骨,虚心志,和五心以修神而明明德。

  从骨练者入,先剥阴阳,使气贴背,梳骨行走,由内及外,渐入佳境。从气练者入,持童子身,运蛮僵力,使内虚外实,气涨全身,有涨痛感,再由气致松,从外到内,渐入佳境尔。两者俱优,审人心性而定。故太极有僵劲、僵柔劲、柔劲、轻灵劲、虚无劲、空明劲徐徐缓进之说。欲一蹴而就者,必为能口诛笔伐,不敢忿而作态者。

  夫世之精品必源于精雕细刻。虽写意泼墨之流,其雕心刻思不知几十寒暑。太极也然,心不能用其极,力不能劳其尽,虽一生言拳,不敢做仗马鸣。唯劳心力,自投地狱,寻烦恼门入,找甘甜门出者,才能经层层魔难,长层层工夫,于平地垒高山峻岭,看涛生云灭,自在星河。

  拳即是拳,本无差别。形有内家、外门之别,实格物致知求拳之路不同,得而示之以风格俊异。优劣差别则在是正是谬间,在深在浅处。

第二篇致松篇

  习拳从松始,有以为去僵则为松者,不然。去僵为软,软却非松,习练日久观之也形若江河有无孔不入之态,与人一触,则力不能逮,欲不用力则身不能中正,立不能稳,稍一用力则僵劲自出,脆然扑地。此俱不知松为何物。松者自然之生,非心欲为而可得矣。盘架行功,拔筋撑骨日久可成,除此虽智能之士不能思而得之。

  握石可投,拈羽难掷。松可使有力者崩出者也复如是。故内家者功力拳也。以暴烈为第一要务,舍此则不足为宝。窃闻岳武穆草创形意,马上持枪与敌一触,敌即落马摔毙,当在于此。故传有“不招不架,只是一下。”说,益深思熟虑矣。

  然今日拳谱有乱拳意者不可不审慎甄别。本是松肩坠肘,有做沉肩坠肘说。一字有别,害人终身。松肩者勿使有僵力,沉肩者使力压肩向下也。孰不知一处有力一处僵,一处僵时一处塞。肩僵则力不能达之于臂,腰塞力不能升之于背,肘滞则力不能灌之于掌。凡此种种,不胜枚举。不解此结,不能真松尔。

  松不以自觉为证,当以人知是真。胡能松者,劲力一出,人必觉其重若山来,不可相抗,劲力一敛,人觉其处处皆空,力不能敷。夫可将松抖甩而出者,是为弹抖,则离拳不远矣。

  苟能真松者,呼吸间手臂腿足胸腹俱荡荡然有春水泛波之能,周身上下体如长鞭,一震可使山川为动,近观者能不面带沮丧乎。杜工部观辛十四娘舞剑歌中:“来如雷霆收震怒,罢似江海凝青光。”是真松者也。

  内家拳难在内家二字,亦贵在内家二字。习练时心向里视,悉心揣摩。修内家而心专一务外,则难尽松。一棚一捋视而知之,然内之运化则视不能见,师不能察。唯凭己悟。大学曰“知止而后能定,定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有所得。”故宜思止于何处,定于何时。

  松而后盘架者,决少病由。两臂阴阳间,独免回劲。重心转移似波涛汹涌,力无断缺处。此可以合先师语焉,若长鞭摔抖,又如车轮骤停。则敌似纸鸢而飘摇,我若山岳而巍然。

  抱三体窥人门径者,真可谓英雄气短。立不足一时,丹田无能分前后,头难以顶而颈劲。挺胸是病,翘臀是病,努腹是病。高则露肋,低却背弯,颚不含则全军无领,含而过之则必俯视而头疼。一处不通达背热,胸闷,鼻血,牙疼凡此种种引为幸事,盖因见突兀半体麻木以头锵地,更直入精神病区疯言乱语者。真可谓禹步维艰。历经时间之磨,岁月之洗,终可站得一时,方顶,扣,圆,敏,抱,垂,曲,挺,观来去,求俯仰,看更漏沉沙,后于内寻劲力起落,方始言顺。而后欲通达者,才悟筋脉一抱,周身上下浑之如一。夫仰天一赞:“吾道一以贯之”。

  习拳有好言气者,动辄说周天,悟气感,自寻苦恼,渐落虚幻不实之境。却鲜有人读经脉之说,真求其解,每思之良可叹而。

  肺主气,主周身之气。肺朝百脉,实百脉朝肺,如草木仰日,万物之赖自然尔。肾右阳左阴。阳喜温而畏寒,阴蕴水而惧燥。两肾水火济既,如桨荡波,人遂得生机。肾火离位则有燥亢,肾水虚耗,五心雍塞。是故,脏腑虚耗脉象沉紧,阴阳不调。

  肾柔则水活,水活则木荣,肝有勃勃生气。木荣则体气平和,心安宁而和顺。心安方可以水火有情,以火济水。火能济水体柔而不拖沓散漫,水能济火则耐而持久,力如崩山。

  气行奇经八脉,如天池续水,储气者也。脏腑满,则奇经八脉储之。脏腑亏,则奇经八脉反灌之。是故欲盈丹田而不满脏腑者,是欲求木之长者而不固其根本者也。徒言气息,体不健而多病者,以是义故。

  是习拳剑,初始勿为气念。剥离丹田,顺自然之行。饶有气感,断续支离不能成像,自敛入骨。骨坚实则血足,血足则足以养脏腑,脏腑气满盈余,始灌满经脉,而后可以言气之成像,勾连一体,沛然全身。始可以劲从气中求。

  气不能满经脉者,松不知为何物。气鼓荡于经脉者,虽从不言气,茫茫然似无所知,一触手言气而无能气盈者,自取其辱尔。站桩习拳苟能真松者,不言气者多,而专一言气者少,是日日站桩而不妄想者得,自视聪慧而搬运气息者无所得。

  干强枝弱,先迷后主,周易所示。习太极形意者大多肢体易松,而主干难开。推究之手之筋骨易撑,而后背能开合,再次胸腹部能顺达,至此则任督两脉循环,小周天通畅则也。是故伸展手背者不足为喜,拳也不能为用。到上体松快,两腿复分阴阳,胯骨再能开启时,才能言松。再以三尖对齐为准,摆顺后求劲力通达。

  头不领则足不能踏实,小天星不撑则有去无回,不可以一肩成坳一肩随顺。膝不顶胯不能正,胯不正则劲力不能整合,腿不能撑开而后松。下颚不含则颈不能挺劲,胸不能内含。舌不卷,首于胸不能成一体。谷道不能内收无能五心合一。食指不挑而领,无能成内家拳之混元劲力,用肢体弹人。

  凡此种种,不暇仆一二谈也。习练者不可不精雕细琢,时时在意,处处留心尔。是故无三五年之潜心修炼,则不能全功,而后言松。

  上武得道,平天下;中武入喆,安身心;下武精技,防侵害
易筋经